• 下雪总是令人兴奋

    日期:2008-01-27 | 分类:把酒忆当时

    当我把今天拍的照片给惠看,立刻招来耻笑。。切!这也叫下雪?

    自然比不上合肥雪下的大。。上海能飘点雪花,就很不错勒

    好像人人都喜欢下雪。。有一年,合肥下雪。。我、惠、张大侠还有一位忘记名字的朋友。。从包河公园一直走到逍遥津。。拿个相机,一路拍过去。

    关于雪的记忆有很多。。估计下大雪,人们总喜欢搞些活动。。

    打雪仗。。堆雪人什么的。。有机会,总要搞些花样来

    有一年,还是上高中时。。一夜大雪,早起已封门。还没有放寒假,正在考试呢。到了学校,来的人寥寥无几。老师宣布不考试放假一天,乐坏了!

    回到家里,和妹妹在门口的空地上,堆雪人,建城堡。。把城堡中间掏空,做成四通八达的隧道。当时家里养了只“乌云压雪”。。是只黑毛、白肚皮、四只白爪的猫猫。

    猫猫在我们做的城堡中穿来穿去,玩疯了。。一整天,要么和我们在城堡中捉迷藏,要么在树下等麻雀。

    今天,我家的猫咪圆圆,看到外面下雪,就蹲在后院的门口,隔着玻璃呆呆看着。。

    估计圆圆也是第一次看到下雪,很惊奇吧。。

    打开门想让他到外面去体验一下。。没想到他死活不肯出去,拎出去,转身又可怜巴巴地要回来。

    猫和猫咋就这么不一样捏!

  • 大侠张

    日期:2008-01-12 | 分类:把酒忆当时

    多年以前,我们便习惯叫他张大侠。。什么由来已经忘了

    那时许多朋友,常常在我家聚会。。我俨然是个PARTY女主人,看一些熟悉的或完全陌生的面孔来来往往。

    如今竟然大部分面孔已经完全忘记,只余两三人交往至今。。

    慧是其中之一,当然还有张。。

    张大侠由慧带来。。任凭周遭饮酒作乐、高谈阔论,张大侠却惜字如金。。全然不受混乱的环境影响,而又泰然处之此环境之中。。

    如此沉静、简约而持之有度的,唯张大侠而已。。处众人中,似珠玉于瓦砾间。。

    现在想起来,常常疑惑。。张大侠是否外表平静,内心也是波涛汹涌呢?

    再见一干老友,是七年之后。。

    和慧一起,感觉其中七年岁月并不存在,依然亲密。。彼此看对方之变化,不过是胖瘦而已。。

    三人一起聊天时,张大侠在一边却有点心不在焉。。

    他好像绝不走近,但又仿佛没有走远。。

    日前,与慧在qq上聊天,问起张大侠可好。。鸟人这才幽幽地抱怨我为什么不加他的QQ。

    靠。。我说不知他的号码,怎么你就不能加我先呢。。

    这样的幽怨在他只是一瞬。。随即又显得风尘外物起来。

    我问张:如何可以保持好的心态?

    答:站得高即可

    又问:身处低谷又如何?

    答:当成高处不是一样!

    看。。就是这副丘壑独存、了然于胸的死样子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羞愧

    日期:2007-10-23 | 分类:把酒忆当时

    居然发现一本泰戈尔。。很老的版本了,老妈帮我找出来滴。
    翻开扉页上写着X年X月X日于XX地购。。以前我买书时习惯写下这些

    居然还盖着一枚闲章。。“书痴藏之”。。仿佛是珍而又珍滴样子
    还书痴呐。。真不要脸。。早就不知读书勒。。要看也就八卦杂志、武侠侦探。。
    稍微读些难懂滴书。。那一定是人家写得不好。。丢过一边去。

    居然还能想起印章是自己刻滴。。那枚闲章,早就不知所踪鸟。
    难怪妹妹痛心疾首地奚落我。。你以前的那些爱好呢?篆刻啊、写字啊、做衣服啊,现在呢?现在呢?啥都不弄了。。
    实在无言以对。。只好强辩:
    现在我悟道了,不行么。。

    也知道人不能堕落到如此地步。。不是不羞愧滴